文学

一盏青灯——忆胡显章教授讲座的感与悟

来源:启航 编辑: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黄尧 发布时间:2012-06-28 11:17:00 浏览次数: 【字体:

  看到这次卧龙人生学问讲坛的征文比赛,首先是一怔——细细想来,自己来到学校这么久却只听得几场讲座,一年的时光,莽莽撞撞地就这么过了,于是对逝去日子的惋惜和对自己不求进取的抱怨暂时性地占据了我那空白麻木的脑袋。

  就在自己懊恼叹息的时段里,一位曾经莅临卧龙人生学问讲坛的讲师形象忽地闪过自己的脑海,再经过片刻刻意地思索,其形象逐渐清晰地浮现出来——清华大学的胡显章教授。没错,是他!

  也许是胡教授知识深厚、身份敬重的原因,也许是我那奄奄一息的热情终究被他讲座的主题吸引,总之,我还是神使鬼差地溜进了那次讲座现场。

  讲座大厅学生临场人数之多,气氛之热烈,颇让我震惊——我向来以为这间以工科为主的院校不会有多少人对这种主题感兴趣;而后来胡教授关于“大学学问传承与创新”的讲座内容,则给我留下了更加深刻的印象。

  我至今仍记得胡教授提到现在的大家无疑都面临着的一个严峻问题——表层的精神学问覆盖了麻木不堪的基层。的确,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矛盾和大众心理失衡凸显出来,公平、公正、道德、诚信和责任认知都面临巨大的挑战;更可怕的是这一浑浊的巨浪已经涌进了大家曾经平静、温和的校园。在物质丰裕的今天,如何继承、发扬和创新大家的“大学”精神,作为这一历史特殊时期的大家确实该有所思考。

  一个提问,仿佛一口警世钟般敲醒了还在迷惘徘徊的大家。

  也许大家总是抱怨中国教育体制的弊端,总是挑剔大家自己大学母校的种种不足。的确,大家所指出的这些问题客观存在,并且在一定历史时期内还将继续存在,但是这能够成为大家止步不前甚至自我放纵的理由么?大家怀念五四时期的中国教育,怀念西南联大,怀念那个时期大学里人文博雅的学术精神。我不能否认,当我坐在月光里仰望那满天繁星时,我也会想那些明亮的星星是不是胡适,是不是徐志摩,是不是他们正用他们明亮的眼睛在盯着我,在盯着他们的后辈学子,在盯着他们深爱的土地和学问?大家赞叹西方大学教育的优势,赞叹在那片常识的沃土诞生了多少诺贝尔奖的得主,并且这种由衷的赞叹,从情感上,无意地使自己萌生一种生不逢时,错生他乡之感,青年人的热烈和激情,渐渐地,渐渐地,消褪了……

  我曾看到过一段评论说大家中国人的幸福感指数是全球倒数的,不管数据因何而来,于我的体验,大家很多中国人是带着一种心底最深处的浅浅的悲伤和不能自觉的自卑在过活着,大家总是倾向于浏览一些指责、抱怨性的资讯事件,总是同情社会最底层的良心和道德,而较少地看到一些社会上层建筑的人性美好,这种情感贯穿了大家的思维,对于这种情感的生发,有专家就曾研究并得出结论:这是中国人近代以来背负了太多、太沉重的历史包袱,正是这些包袱,压得中国人看不见太阳,觅不到春光,只有脚下既定的路,长长的,走不完的路。

  我觉得这种情绪同样根植于大家这一代青年学子的情感里,虽然如细流,但汇入情感的大河中便不能分出,无以消除,这使得大家贬低了自己的教育,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夸大了西方的美好,同时,给自己以不求进取的借口。

  而胡教授的一席讲座,其实就是在唤醒大家正确认识到这一点,教育的改革是历史的,是不能一蹴而就的,大家不能坐等着改革的成功,时间和大学生涯是大家自己的,大家不能老想着别人去探索,去实践,然后大家再跟进,再奋斗——有很多事情,是大家,大家青年学子可以去开拓的!

  胡教授和大家所共同憧憬的大学人文气息在今天无奈地走向消亡不仅仅是校方的失误,一定程度上,大家青年学生群体要肩负更大的责任,这是“学校”和“学生”共同编织的现实悲剧。但是能不能让悲剧止步,重新返回美好的、大家向往的道路,就将依靠大家,因为大家将是社会的希翼。

  对此胡教授在讲座的末尾提出了对现今学校和学生的双重希冀:“今天,人文的缺失是当代大学生需要共同面对和解决的问题,毕竟,当学生离开学校时,应该是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一个专家。大家要意识到,只有站在人文艺术和科学技术的结合点上看问题,将技术硬实力和学问软实力结合起来才是教育的出路!这一点上,大家的希翼仍然存在。”

  夜,渐渐深了,本来记忆那清晰的思绪也因为困倦模糊起来。

  胡教授关于“大学学问传承与创新”的一期讲座,连同这三年来的每一期讲座,和学校建设卧龙人生学问讲坛的努力,这一切,就好像是在这黑夜里的深处,点亮一盏青灯,灯火微弱,却照亮未知的前途……

【打印正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